失蹤人口
主萌:DC超蝙/銀魂銀高/MARVEL奇異鐵(最近對盾鐵絕望)

关于

【DC|超蝙】晚安先生 〔一〕

*私设有
*黑暗骑士三部曲设定
*HE/慢更



  01

  听说梦是由潜意识里过度压抑的渴望,在夜阑之时扭曲而变形成。

  ※

  有只蝙蝠正急速地胀大,像下一秒就要爆炸那般透出丝丝微光。

  他腿一软,跌坐在地,瞪大眼睛注视著。周围还环绕着其他蝙蝠在飞行,沿着既定的轨道,好似他是一颗恒星。可是他哪里会发光呢?

  『我们为什么会跌倒呢,Bruce?』

  幼年的他茫然仰起头。

  男人从上缓缓飞入此地,一个黑洞之中。

  他认得他吗?Bruce从未见过男人清晰的面容,但他认得那男人的披风。男人的披风总承载着无可比拟的色彩,似乎是纯绛色,却又流动成別的至极的明亮。只是从没看过黑色在上头出现。

  过去几次能「感觉」到的男人的笑,这次好像没有。老灰石反射的太阳的光也显得有些黯淡。

  『我帮你穿上。』身著三原色紧身衣的男人拿着雨衣,语气充满担忧。

  穿好后对方抱起他,蝙蝠群就散了。他不觉得有飘雨的迹象。

  他把他从蝙蝠群之中拯救出来,接下来他应该可以如从前般一夜好眠了。

  可为甚么男人如此哀伤......?

  ※

  他眨了眨眼,醒过来,差点喊出那男人的「称呼」。而眼前父亲的表情透露出惊讶。

  「你觉得你妈妈会喜欢吗?」父亲微笑着说,一边将盒子打开好让他看到里头的珍珠项鍊。

  「会的。」他道。

  那时候的Bruce笑起来,眉梢眼角都似隐含着淡淡萤光。

  他当然很期待和父母一起进剧院的夜晚。

  ※

  那个陌生人的事就先放一边罢,反正肯定还会梦到他的。

  毕竟他几乎每晚都能梦见男子。大部分时候都是在帮他实现无关紧要的小愿望,但他怎么记得有次是在救树上的猫?

  所以,幼时的他暗自称呼男人为「晚安先生」,因为只要男人「存在」,似乎就会有快乐。他也从未和任何人提起,把这当作一种秘密。

  Bruce甚至把他当作和灰色幽灵一样的存在。

  ——晚安先生是否也在这世界中呢?


  02

  童年会变成如今这种宁可它面目全非的地步,是恐惧一手促成的。

  ※

  没有人知道,当歹徒手持著枪对着他们时,他居然在混沌的脑海中攫住了「晚安先生」这块浮木。

  『那个男人会出现的。』

  『就像过去无数个梦之中,解决那么多的小难题。』

  『而这次是这么迫切的需要他,他会救下父亲、母亲和我。』

  『他会帮我,他会救我——!』

  开枪只需要那么漫长的瞬间。

  他心中微弱的哭唤却需要那么短暂的一生。

  仅仅一夜之间,他懂得有什么随母亲的珍珠鍊子碎了。

  『他会救我。』

  他开始慢慢、慢慢变得沉默寡言。

  ※

  终究只在梦里头发生。

  那强大的男人蓦然出现在那巷闾中、父亲和歹徒中,扬起尘埃又落定。

  对方仿佛理所当然地制服了歹徒,却没有痛下杀手;对方仿佛理所当然地问他们有没有事,并接受了父亲的感激;对方仿佛理所当然地,对他笑。

他依然没看见那人的面容,但感知地到「笑」。毫无来由。

  一切都那么理所当然。

  然而当童年的浮缎逐渐褪色,褪色至灰白时深处的腐朽细线就显露出来。

  「晚安先生」就像欲挡住陨石的雨伞般,弱小的狂想是他无法触及的渴望。Bruce不仅一次梦到他「逆转」了那日,甚至是逆转了以后的未来;Bruce不仅一次思索,「晚安先生」如果在那里,现在会多好——但早已变成了恸苦愤恨。

  他开始慢慢、慢慢懂得,那男人不能再带给他「晚安」的感觉。只是不断提醒他的脆弱、恐惧以及依赖性。他是如此痛恨他和他的光。


  03

  长久的流浪只是在原地踱步,制造已经哭过的假象。

  ※

  等Bruce自我放逐结束,返回Gotham披上了蝙蝠装,已过了多年。

  他选择蝙蝠,一方面是正视「它」,另一方面则是因为「它」是晚安先生披风从未出现的玄缁色——作为保护的颜色刚好。他要靠自己拯救自己,或者说拯救当年巷中幼小的男孩。

  自某个夜里起,他就不再梦到晚安先生。晚安先生兴许是他丟弃的包袱之一,却每每忆起都似流光滞景般沉闷,太多情绪交杂后便只余无尽恨意。Bruce依然会作梦,都是所谓的现实,也就是梦魇。

  任何人都不能再让他全然相信、依靠和寄讬希望。

  他只想保护这座令他伤痕累累的城市。一只蝙蝠每晚盘桓在Gotham上空,狼狈地保护著。

  但他不做市民心中的「晚安先生」。依旧不喜欢「光」的他,决定做恐惧本身。

  ※

  蝙蝠侠在Gotham中遇过很多罪犯,换得一身更多的殇。而其中有个人——或者不能说是个人——的一句话烙在他最深的心底。

  『你瞧,疯狂就像地心引力,所需要的只是轻轻一推。(See madness, as you know,is like gravity......all takes it is a little push.)』

  小丑疎狂的笑声和表情一日还想得起来,他就一日忘不了。

  他当然知道他可能会变成什么样子,但他将一切过错怨怼都推给了「晚安先生」,借此葬送另一个还未表露出的自己。

  是迁怒罢。可不管作为Bruce Wayne还是蝙蝠侠,都永远拥有那种痛。

  他终将陷在自己编织的花纹中长眠腐朽,空隙太小,只容得下一个人。

  ※

  作为蝙蝠侠的时间太久,以致於有时候,他也会抱着蝙蝠头盔恍惚地看着地板。

  回神处,又感受到作为哥谭王子的无力。

  他总觉得风沙掉落的除了黡翳,还有晚安先生的呼唤。


  04

  把孤独当作斑驳石柱看吧,再让阳光照射它,有没有看见名为「软弱」的影子?

  ※

  这是一个温安静好的小镇,拥有灰暗的午后。

  他恍惚地走着,绀青色的落叶似欲牵绊住长风衣一角--或者说是他--,缜密地布满了整个街衢。

  如果是罪犯设下的陷阱,肯定是个手法高超的人物。他暗自为自己的想法感到好笑。

  愈往前走,所见之处更是荒凉无尽,可连一丝丝的寒意也没有,明明连槎桠都已深深入秋了。大概是因为,这世上最冷寂的地方,就是他的心罢?

  蓦然,有根突兀的尖细铁刺闯进了他的思绪......或者说是,过於黯淡的天空?

  他回神,向那「方向」看去。一面高大的锈蚀铁丝网,底下还有几丛胡乱安插的杂草,以及一个约莫十来岁的男孩坐於那儿。

  黯淡的天空,男孩的眼睛。

  Bruce沉默地望着自己附近灰黑色的小东西。

  「这是你的吗?」他走过去伸出手,摊开的手心静静躺着那顶端有S符号的小东西,顿了顿又道:「这里看起来满偏僻的,別逗留太久。」

  男孩愣了须臾,忙站起身接过并慌张道:「谢谢您,先生。」

  对方脚边的已痱之花,在沉默中以碎屑表达孤独。

  「您知道,世界上最冷的地方在哪里吗?」

  小镇男孩脱口而出这句话时,他居然感到自己的心被焚烧於灰暗的穹苍。男孩看上去很窘迫,像是懊悔自己的冲动。

  「你叫什么名字?」

  「......Clark。」

  「Clark。」他试着微微一笑,「在你的眼睛深处,被压抑的那一块。很冷。」

  「我不知道你在为了什么而烦恼,但活着就会有人找到你。」他道。一句连自己都说服不了的话。

  在男孩的注视下,他走了。

  在天幕的注视下,他狼狈地逃跑了。

  ※

  也许他会记得那充满矛盾的男孩,那令他想起晚安先生的男孩。毫无来由。 

  晚安先生和Clark之间,他找不出共同点。是最后一「面」时,晚安先生显露出的悲哀吗?

  Bruce知道自己只是到堪萨斯调查重要的事情,不该思量这些。但那陌生的小镇男孩,却让他在那一晚又梦见了熟稔的晚安先生。

  ※

  『Bruce、Bruce……』

  他跌跌撞撞地奔跑,细瘦的手腕被一名青年轻轻抓着向前无止尽地跑。

  青年不断回头看他,即使面容依旧矇眬,他也感受得到相似的焦虑;就好比即使对方没有身著紧身衣和披风,而是以格子衬衫取代,他也知道青年就是「晚安先生」。

  『你怎么……哭了?』

  明明原本还在Gotham肮脏的道路上,拐个弯却到了一个光澄之地。好像是属于堪萨斯小镇的阡陌,两旁皆是农地。那种光和晚安先生自身的光一样,都是他的城市和他无法得到的。

  Bruce也不知道为什么他的眼泪会流下来,兴许是因为太刺眼了。

  『我带你离开这里,好吗?你知道,我始终会为你的安全担心。』

  『可以告诉我……你的名字吗?或者说,你,真的存在吗?』

  他们停了下来。

  晚安先生的目光温和又带点隐忧。

  在Bruce眼前,男孩和男人的身影相叠又分离。

  青年张了张嘴,似乎作出了一些字的口型。

  一只自很远很远的地方飞来的蝙蝠,带着疾风从他的耳畔呼啸而过……。

  ※

  「少爷,早点回家吧。」Alfred叹口气,带点机械的声音,「虽然取消了宴会,今天毕竟还是您的生日。我就在韦恩大宅内等您。」

  他换上了蝙蝠装,头一次在踏进蝙蝠战机前犹豫。犹豫也只能几秒,罪犯不会等他的。

  「我尽量。」他轻轻地道。飛在堪薩斯小鎮的上空。


  05

  时人常道他们的手太短,无法移动斜宇。

  ※

  从Bruce第一次梦到那披风男人,他就在一本笔记本上画下了他醒后能记得的所有场景、人物,并记上日期。随着韶华推进,那本子的纸张也自然泛黄陈旧。

  每每看到第一页那属于小孩子的涂鸦:笑容、阳光、高大身影,他都会微微一笑。尽管晚安先生的双眼和嘴只有单调的弧线,头过大、身体过小,披风呈现要飘不飘的状态——那是6岁时最纯粹的快乐和「骄傲」,骄傲自己有一个秘密的「守护天使」。

  可翻到目前的最后一页时,上面昏暗的色调、精熟的画技无一不能完美复制当时的梦,他却只匆匆瞥一眼即阖上。而那竟也是大约十年前的梦了。

  已近中年的Bruce垂眸,抬手沾点水在晚安先生始终空白的脸部涂开。他早就不想知道男人长怎么样。

  ※

  「Alfred?」

  「是,少爷。」老管家端上一盘又一盘佳肴,早餐对于不爱惜自己身体的「男孩」是很重要的。没错,「男孩」,不论Bruce几岁了,在老人眼中永远是那脆弱的孩子。

  而Bruce正不可置信地盯着手中的晨报。他不知道自己在看什么,或者,他不知道自己应该看哪里。左边太亮,右边太暗,只有中间——手中报纸的部分——好似拉上窗帘的地方那般刚好。

  是的,肯定是这样报纸才敢自以为是地刊登这种……令自己恐惧的报导。

  谁?谁知道「这个人」和自己的梦?谁对他开的玩笑?

  惊愕、害怕、措手不及……诸多的情绪交杂成Bruce脸上的表情。过去的梦境一下自深锁的心楼撞击开来,却没有让沉甸减轻,反而将更多的痛苦迳自赶进去并锁上。

  他连对Alfred都没提过「晚安先生」,谁会知道这个「存在」?

  「不、不可能……」他喃喃道。

  「少爷?」Alfred担忧地开口。

  一样的忧虑。他瞪大瞳仁望着Alfred。

  『我帮你穿上。』

  『Bruce、Bruce……』

  『我带你离开这里,好吗?』

  「不——!」

  他声嘶力竭地大喊,有什么在边缘快要坠落似的,耳畔也传不进任何老人的声音。

  是他?是那个男人?

  如果是他,他怎么可以现在才出现?

  他怎么可以不在那巷子中出现?

  『他会帮我,他会救我——!』

  这句话甚至能令他听见男孩的恸哭。

  Bruce慢慢地从崩溃中喘过气,摇晃著起身离开前往书房,手中紧攥晨报。

  ※

  「……这个来自外星的救世主,拥有强大的力量,足以拯救我们并给予希望。他是个英雄……」

  「……人们尊敬他,於是给了他一个称号:SUPERMAN!」

  照片上的男人身影挺拔、面带笑意。

  披风好似穿过恍如隔世的梦中扬扬而来。

  Gotham的蝙蝠侠将报纸折好,打开了抽屉,放在破旧笔记本的旁边。

  ※

  他必须要好好调查对方。

  但他的心如此疲惫,像旧鞋勉强地踏着新步伐,一不注意,就会被钉子戳破。




  
  TBC.

评论(6)
热度(40)

© 阿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