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蹤人口
主萌:DC超蝙/銀魂銀高/MARVEL奇異鐵(最近對盾鐵絕望)

关于

【DC|超蝙】晚安先生 〔二〕

*〔一〕:http://chpin1874.lofter.com/post/1d88dd60_b770882

*打的时候一直重播Kodaline—All I Want哈哈
*慢更




  06

  但他的心如此疲惫,像旧鞋勉强地踏着新步伐,一不注意,就会被钉子戳破。

  ※

  「谢谢您!我们、我们一辈子都不会忘记的!」

  老妪痛哭着跪下,身旁的小孩子也跪下,状似不明白地眨眼看向他。


  身后是隐隐泛光的曦阳,那双浅椰褐色的瞳眸却毫无丝缕,更別说孩童该有的彩色光线。

  他也盯着陌生男孩的眼出神,他居然想到了十几岁时遇到的男人——漂亮、优雅、忧伤——。那个替他捡起父亲的礼物的青年,那个拥有比这个小孩还美的瞳子的青年。

  一样的无光。


  「別害怕,没有什么能伤害你了。我已经把你和你的亲人送到这里,一个安全的地方。」他温和地对男孩道。

  「那边的火很大。」男孩开口,一句莫名的话。


  「为什么?为什么你不会受伤?」

  ※

  「Clark?」

  「是的,Lois?」Clark搁下手中的稿子,转身看向女子。

  「你身上烟硝味很重。」Lois压低声线对他说,「下次去救灾完,顺便用你的光速换一件?哈?」

  「……好。」他终于知道为什么刚刚每一个办公室同事经过都要撇过头了。

  「很好。」Lois翻翻白眼,「Perry今天没有给你任何的采访工作,你最好赶快赶稿。他快要发火了。」

  她低头看表后惊呼一声,「都忘了我得赶去采访一个大人物!小镇男孩,早点结束回家休息!」


  Clark目送对方踩着高跟鞋匆忙离去,不用超级听力都能听见响亮的回音。

  他移开手臂,望着纸上方才被遮住的,细致的一只眼睛。有些沉重的灵动包含在里头。不知道是画来属于火场男孩,还是那个无可言喻的男人的。

  ※

  他叹了口气,将稿子整理完毕。

  其实他用超级速度肯定很快就能完成,可他想在这个时候,把自己当作一个普通人。

  「居然已经这么晚了。」Clark起身喃喃道。环顾四周一下果然只剩自己一个人,他不禁短暂笑出声。这就是作为一个「普通人」的生活。


  夜色在落地窗之后微亮微闪,青年在落地窗之前将包包内的东西收好,拿起一个写有字的小吊牌迟疑了须臾。

  ※

  『我不知道你在为了什么而烦恼,但活着就会有人找到你。 』

  曾经有个男人这么对坐在铁网前的男孩说道,男孩回家后便把这句话写下来,制成吊牌。


  再之后,男孩长大了,成为一个守护使者。

  被他守护的人们叫他Superman,承载闷沉期望的名称。


  『为什么?为什么你不会受伤?』

  而今天他救下的孩子问了他一个没有答案的问题。



  07

  世界还在疯狂地转动,转动的终点没有你,也没有我。

  ※

  中年男人略显无聊地把玩手中玻璃酒杯。


  「这次对方希望能由您亲自来谈合作计画。」Alfred道。

  「是的,亲自。」男人咕哝一声,「不能和Sarah、Tiffany或是一堆美女见面,而是要和一个老男人面对面整晚?噢,Alfred。」

  「事实上,我也赞成您別一直待在『那个地方』,对您身体不好。」管家的声音从遥远的韦恩大宅传来,「离目的地还有一些时间的航程,您可以先睡一下。」


  Bruce懊恼地揉揉眉心,他放弃和对方争论的结果就是必须搭这架飞机去进行一场企业间的合作会议。

  还是没查出超人的真实身份……或者应该说是在地球的身份。思及此,他的内心更烦躁了。连离开蝙蝠洞里都在想个。


  一个力量足以威胁世界的外星人。

  一个在梦中为他担忧的晚安先生。

  他微微瞇了瞇眼。现在他必须专注在此刻该处理的「事」。

  ※

  向晚时分的Metropolis穹苍,夕暮像是故意留下几丝木槿紫混点橘黄的烟灰拖长,满布天幕。


  他到底对Lois是不是那种「爱」?或者不过是对拥有自己没有的特质的人,所产生的「倾慕」?如果对那个新世代女子是所谓的倾慕,那他的爱到底是怎么样的?

  超人很迷茫。对于地球人的感情他总是分不清楚。

  他慢慢停止飞的举动,停在染上色彩的云翳间,盯着远方。脑中充斥著各地人们的哭喊求救,他好像应该去拯救所有遇难的人类,而不是浪费他的能力在天空之中发楞。


  一架离他有点距离、在他下方的铁灰色飞机飞往前面,震耳欲聋的声响令他皱了皱眉。这速度是不是比平常看到的飞机还快?

  Clark暗自叹口气。他应该去救灾了,好像是中东地区传出来的最多,不应该管那架飞机飞去那儿,或是那架飞机的方向是否有另一架......等一等?

  那架铁灰色的飞机正直直冲向迎面而来的另一架飞机!


  超人以光速飞了过去。

  ※

  那瞬间空气好似凝滞了。

  超人将铁灰色的飞机硬生生挡下,若再迟个不到一秒的时间,两架飞机就会撞上,进而爆炸。

  他听见了两架飞机人员各自的心跳,虽然同样紊乱,但一种是阴谋未得逞的声音,另一种则是劫后余生的声音。之后才慢慢、慢慢稳定。


  好像只有一个心跳仅仅慌了一秒,随即又恢复原先的镇定。是谁的呢?他带点佩服的情绪想。


  「超人?你阻止不了的。」

  他听到这句几不可闻的低语,瞪大双眼。

  那个铁灰色飞机上的人的手指是不是按下了什么按钮——


  「不!」

  ※

  「……老爷?」

  「Alfred,没事。他们的举动一切『正常』。」Bruce顿了顿,「只是出现特殊情况,但对我们有利。总之,先暂停计画。」

  ※

  在势若凤凰的焚火之中,一个人影扛着一架好似余烬般的飞机从上头窜出,再尽量平稳地往下,想找个地方按置这架飞机。

  「所有人」都在尖叫,而他皱著眉,感到无尽的痛苦。这算成功阻止了在他眼前差点发生的惨剧了吧?可是,其他地方的呢?那么多来自世界各地的哀号——!


  这一切脑内狂想,终止于他又再次听见那沉稳的心跳。同一频率,就是在自己抬著的飞机里头。

  这位陌生人的心仿佛就是为了让寰宇停止转动而跳。

  Clark悄悄聆听着,像自己也如此安定。一直到地面。



  很多从机舱内走出来的人围着他,可是此刻的他的耳内容不下一点喧嚣。

  然后一名中年男人走了出来,涅色风衣像斲丧一切的联系,却又和里头西装一样沾染了些尘沙。


  他就像这世间的遗灰。

  那双瞳子,那频率的心跳。


  「Bruce Wayne。」男人走过来,伸出手,「谢谢你救了我一命。」



  08


  被困在阶梯上不得不躲雨的,是石制的乌鸦。

  ※

  一道红蓝色的光闪过。

  下一刻对方便挡在铁灰色飞机之前,背对着他们。


  「噢,上帝。是、是超人?」在他身后的人颤抖著道。

  於是瞬间他慌了。他终于懂得,一直以来,他都把那人当作晚安先生。


  『就像过去无数个梦之中,解决那么多的小难题。』

  在看到那男人的时候,他终究只想到最初做梦醒来开心地去找笔记本的小男孩,和暗巷中——

  他的心沉默了。


  最后当他走出机舱时,正对上的便是晚安先生的视线。依然是如此不真实。十几年都不曾梦过了,再次见面却是在现实之中。

  ※

  「这是我应该做的,Wayne先生。」

  等Bruce回过神,才发觉自己居然已经向对方伸出手了。「晚安先生」那担心的眼神从没变过。他几不可察地皱眉,那不该是对普通受难者的眼神。

  「你......还好吧?」超人道。

  「没事。大都会的守护者,我该怎么报答你?」Bruce微笑,露出惊吓过后该有的表情。

  超人的脸上满是困惑,似乎并没有在听他说话。


  『您知道,世界上最冷的地方在哪里吗?』

  曾经有个男孩在怪异的地点,问了他一个怪异问题。

  他望着那双和记忆中一闪而逝的男孩几近相同的绀青色双瞳,但更显斑驳。


  「不必了。」超人蓦地道,「请好好保重,Wayne先生。」

  尘烟在地上打转,他的长大衣顺着风扬起,眼前的外星人就此消失。

  ※

  电视播放这段影片也不知道是第几次了,重复到令人生闷。Bruce却一而再地听报导、看影片。

  今天他甚至得要为此準备一番说词,表示自己的感谢及当时自己的惊恐,好应付走出韦恩大宅的门就要接受的采访。

  对,惊恐。Bruce咬牙想着。要不是那家伙,他的计划早已完美达成。


  「……原欲谋杀Gotham王子Bruce Wayne的嫌犯现已全数逮捕……现在为您插播一则最新新闻,有关昨日中东地区……」

  「……因时间长达数小时,死伤人数众多……」


  「『那个光明之子为什么不救我们!为什么最后才出现!』」

  萤幕上的女人声嘶力竭地喊,扭曲的脸满是悲愤。


  他捏紧了沙发扶手,盯着前方。

  ※

  他捏紧了沙发扶手,盯着前方。

  中东事件和飞机事件是同一时刻发生的。

  什么理由都说不过去。说飞机就在他跟前发生,所以先去阻止……可是,将飞机平稳放在地面的速度原本可以更快的,或者放下后原本应该马上赶过去中东地区。


  但那个男人就在那里。

  他是超人,也是Clark Kent。作为Clark,他是那么想和男人待在一起久一些。虽然不知道对方有没有认出他。
  在他對自己的存在迷惘的時候,那個男人出現在他面前......。


  ——是自己的私心害死了无辜的人们。

  Clark另一只手掌中静静躺着吊牌,阖上双眼。


  小公寓里的客厅桌上摆满了各种报纸,摆满了各种猜测,摆满了各种疑问。



  09


  請用細而隱的寂寞融化微陽。

  ※

  「嘿,小镇男孩。」Lois笑着对他眨眼,「恭喜你终于完稿了,脱离Perry对你嘶吼的险境,这罐咖啡就当我请你的吧?」

  「谢谢。」Clark也笑了并伸手接过。最近需要他救难的事情太多,能顺利完成的确是该高兴。

  不过他也知道Lois是想关心他才主动过来的。他尊敬的女性一脸犹豫地想要开口。

  「关于你救了Bruce Wayne……」


  「感觉好久没看到你了,是我的错觉吗?」Jimmy的声音突然响起,他赶紧微笑着向那方看去,对方遥遥对他挥手,「下次有空再一起聊聊吧,Clark。我还有采访,先走了!」


  「……是啊,有空再聊吧。 有什么烦恼再跟我说。 」她叹口气,压低声音道:「別难过,Clark,那不是你的错。不用去在意有关『超人』的新闻。」

  友人回到自己座位,他也回头继续盯着自己电脑。


  他听了她的建议,不去理会超人的报导,於是他选择去搜寻有关Bruce Wayne的事情。

  至今他仍无法接受那男人居然就是Gotham的那位Bruce Wayne。即使对方已经在记者面前向「超人」道谢了。

  难道是认错人了?不,这不可能。经过十几年的韶光,有些东西还是改变不了的。


  『你不能以他人的眼光去看待你从未相处过的人。』 Martha曾经对他这么说过。

  他仍深感疑惑。

  ※

  距离那件事情已经一个月过去了。

  人民也依然对超人深感疑惑。

  甚至有人提出了问题——


  『就连超人也会先对富人伸出援手?』


  没有人能给出正确解答,就像没有人能解释超人为什么要在那里逗留。

  ※

  从窗外看出去,就是Wayne庄园里的庭院。翳荟丛草满布,偶尔才见得几点缀花,像是以孤寂围绕住软弱,不让別人察觉。

  Bruce记得小时候似乎有泥坑藏在深处,很久以前,他和Rachel一起发现的。



  『您今天状态似乎不太好。虽然讲了您大概也不会同意……需要暂停一次夜巡吗?』

  『Alfred,我很好。』他皱眉。

  饭后老管家前来收拾晚餐用的餐具,『是的,很好,比平常还要心不在焉的那种好。』



  几个小时前,他终于在蝙蝠洞里查出了超人的地球身份。

  「Clark Kent……星球日报的记者?」Bruce望着萤幕。

  他不是晚安先生,他是個有潛在危險的外星人。
  他不會永遠都向人類伸出援手,Bruce,你必須為那一天做好隨時的準備。

  男人靜靜地看著一只误闯的野猫在庭院深处的泥坑中绊倒,懊恼地起身后逃出了庄园。



  TBC.

评论(6)
热度(29)

© 阿流 | Powered by LOFTER